本期文章

中概股裏的“福建幫”

不要一刀切,更不要搞地域歧視,但基於地域的某些特色商業文化的確是個謎。

作者:本刊記者 胡萬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4-22
  “福建幫”這個詞,散發着一股江湖氣。
  它讓人聯想到散落海外各地,勢力龐大的閩南系華人社團。中國香港和台灣、日本、美國,都不乏他們的身影,一般人不敢招惹。
  中概股中,也有一羣“福建幫”的身影。同樣的,一般的投資者也不敢招惹。這不是偏見,也不是地域歧視,而是幾十年來的投資活動中,前赴後繼的“韭菜”們總結出的教訓。
  瑞幸咖啡的造假事件,不僅領銜了做空機構對中概股的一場轟炸,也勾起了一段段的“福建幫”往事。東南融通、中國高速頻道、新日鮮、中國兒童護理、中國綠色食品,這些利用境內外信息不對稱,通過財務造假玩着資本遊戲的企業, 巧合的是都發家於福建。
  能吃苦,敢搏殺,以“愛拼才會贏”走天下的閩商一度享有很高的聲譽。來自福清的福耀玻璃曹德旺,龍巖雙子星—字節跳動張一鳴和美團王興,晉江出身的安踏丁世忠、恆安許連捷,優秀的福建企業家比比皆是。
  但不可否認的是,全球資本市場對那些做假的福建企業避而遠之也是客觀存在的。這嚴重影響了福建企業的名聲,甚至也傳導至了所有中概股的身上。
 
  武器:信息不對稱
  瑞幸咖啡在納斯達克上市,一直被認為是個奇蹟。
  奇蹟的點,在於其速度和體量。從創辦到上市,瑞幸僅用了18個月,且42.5億美元的規模巨大,成為了去年納斯達克IPO融資規模最大的亞洲公司。
行事高調的瑞幸咖啡從出生起就飽受爭議,剛開始的燒錢,一上來就挑戰業界巨頭,線下店開張迅猛,取消補貼後的盈利點不明等等。這樣的爭議從未停息,即使在一路狂奔地衝進了納斯達克,它也被人調侃為“民族之光”—割資本主義韭菜,補貼中國人民喝咖啡。
  這樣的調侃,最後明目張膽到“爆雷”後的第二天,一些門下店面海報上的宣傳語上赫然印着“民族之光”。
  或許這只是門下店的擅作主張,但這暴露了一件事—瑞幸咖啡就是利用信息不對稱去境外資本市場吸錢。
  信息不對稱,是一個無法避免的事。語言、環境、文化以及投資者行為習慣的不同,都會客觀形成境內外的信息不對稱。作為境外上市公司,理應減少“巴別塔”的影響,儘可能及時地提供正確信息給投資者。
  但如果有些人別有用心,一開始就把上市當作是“收割遊戲”,那麼信息不對稱就成了最好的武器。
  回顧近二十年的中概股“爆雷”事件,多數都是財務造假,而信息不對稱使得舞弊行為沒能在第一時間被發現。
  本次瑞幸的爆雷同樣是因為財務造假。4月2日,瑞幸公佈了一份自查自糾的內部調查報告,COO及其部分下屬偽造交易相關銷售額22億元人民幣。消息一出,瑞幸股價一度大跌85%,盤中引發6次熔斷。27美元左右的股價,跌到4美元。五天後不得不停牌了。
  業內人士分析,瑞幸咖啡大概率會被退市。而這還不算完,後面還會有着大量曠日持久的集體訴訟。
  “爆雷”當天,董事長陸正耀沒有第一時間道歉,還在朋友圈發文“更要元氣滿滿”。然而事情發酵三天後,他就蔫了,“過去兩年公司跑得太快,引發了很多問題,現在狠狠摔了一跤,接受一切質疑和批評,並會盡全力挽回損失”。
  在監管體系縝密、法律法規健全的市場,“割韭菜”的代價可能遠遠超出了陸正耀的想象。
 
  妙計:借殼上市
  福建人陸正耀不是沒感受過,財務造假給他帶來的損失。
  2012年,他的神州租車就想在美國上市。正是由於路演期間,多家中國上市公司的財務信息被曝光,牽連到了同屬“中概”的神州租車。最終陸正耀只能暫停IPO發行。
  據《南風窗》記者的統計,2012年之前,美國市場超過50只中概股,因違規操作、財務造假等問題被曝光,而在這其中福建系的企業最為“搶眼”。
  改革開放後,坐擁交通資源和僑親資源的閩南地區率先得到發展,湧現出一批從事製造業的中小企業。伴隨着中國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的步伐,企業的規模不斷擴大,由作坊變工廠、由工廠變集團的例子不在少數。
  與中國入市同時行進的,是全球資本市場的“星探”工作。背靠全球最大市場,任誰都知道中國這片土地充滿潛力。以高盛為代表的華爾街資本發掘了一大批大陸公司,幫助他們在美國上市。境外資本加身,年輕的張朝陽、丁磊等人成為互聯網浪潮下的第一批億萬富翁。他們的成功,刺激到了不少有實力的福建老闆。
  由於規模大小、財務狀況、盈利預期等條件不滿足在美直接上市的條件,起初中國企業一般採取“曲線救國”的方式—反向併購(reverse merger)。
併購的主體一般是美國場外電子交易板(OTCBB)的殼資源。許多在此板交易的股票並沒有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或任何一個國家的證券交易市場上市。這裏是培育轉板上市企業較重要的場所,擁有大量的殼資源。
  2004年成立於福建福州的中國高速頻道,便是2009年通過反向併購借殼的方式在美上市的,次年轉板至納斯達克上市。這家主營車載廣告的傳媒公司,依靠投放顯示屏在大巴、公共汽車以及車站機場等地播放廣告,取得收益。
  中國高速頻道之所以能夠一年不到從OTCBB轉板至納斯達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其“漂亮”的營收。2010年二季報中,它比競爭對手華視傳媒的營收多了2200萬美元,超過了70%。然而這個財報正是通過財務造假的方式實現的。
  這個營收雖然幫助中國高速頻道轉了板,但或許是數字過於漂亮,兩個月後就東窗事發了。先是被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質疑“虛造財務報表”,次年被渾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評級“強力賣出”。剛剛股價攀上23.97美元新高的中國高速頻道,在納斯達克上市不到一年,便被掃地出門。
中國的民營企業講究“幫扶帶”,某個地方的人做某個行業發了家,當地的鄉親就會羣起做類似的生意。這一點也存在於宗親傳統濃厚的閩南地區,晉江服裝、莆田仿鞋、南安石材,集羣效應明顯。
  可能是“幫扶帶”的過程中走了歪路,也無從考證是誰開啓了財務造假上市的先河。只能從結果上來看,到美國證監會大範圍處罰造假的中國上市公司時,已經有超過300家的中國民營企業通過這一方式赴美上市。
  2010年以來中概股由於頻頻被揭露財務造假,掀起了一波“獵殺中概股”的高潮。僅2010年,在中國概念股中,有近30只個股股價遭腰斬。
  特別是福建係為首的在OTCBB的反向收購上市,是造假的重災區。
 
  法寶:權威背書
  OTCBB買殼上市的方式,到了美國證監會大規模處罰的後期,已經變得不好使了。
  美國人不是傻子,出現如此大範圍內的舞弊行為,一定是哪裏出了漏洞。不少中國公司為了進一步取得美國人的信任,買完殼後往往改頭換面,股名前加個China。中國清潔能源、中國綠色農業、中國教育集團、中國高速傳媒皆是如此。
  售賣“中國”概念,中概股的名字也與此不無關係。這些打着中國旗號的企業,據中國經濟網的數據,2009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股價平均上漲130%。
  做空機構們其實早就嗅到了不對勁,更別説中概股們“老逮着美國一隻羊薅”的行徑了。只不過做空是要給證據的,信息不對稱下的調研活動,着實費了些工夫。
  做空公司僱傭在地調研團隊,扮顧客,彔彔像,記筆記,甚至通過數人頭方式得出營業數據是否造假的結論。不少行為甚至遊走於法律邊緣,只為揭露某些公司的造假行為。
  這一次渾水在瑞幸咖啡店裏錄了幾萬小時的視頻,正是調研機構的慣用手法。
  大規模處罰後,境外市場優勝劣汰了不少造假的中國公司。但還有什麼方式比華爾街圈錢速度更快呢?消停幾年後,中概股們又蠢蠢欲動了,這次不走偏門,直接上了IPO。
  IPO直接也有成功過,東南融通就是於2007年10月,中國首家在紐交所上市的軟件企業。當時東南通融可謂是名門出身,高盛和德意志銀行為其做承銷商,德勤為其做審計,老虎基金投資2500萬美元,可謂名正言順。
  然而這家廈門公司,最終也未能逃過造假被退市的命運。2011年4月,香櫞質疑東南融通涉嫌財務造假。5月,德勤辭任審計師。2011年8月,東南融通正式解體。此時距離香櫞發佈報告不過4個月。
  或許是有些高管早早脱身了,雖然公司沒保住,但個人賺得盆滿缽滿。福建老鄉們的故事,並未轉化為陸正耀的反面教材,甚至成了正面激勵。
  瑞幸咖啡從一開始,就是奔着境外上市去的。陸正耀總結了神州租車赴美上市的失利,為瑞幸配備了強大的顧問團隊。
  招募説明書顯示,瑞士信貸、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國際為瑞幸IPO的聯席主承銷商,審計機構是安永華明,金杜律師事務所、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為中國律師團隊,達維律師事務所、佳利律師事務所為美國律師團隊。
  大投行,大會所,大律所,正是這樣的權威背書,讓瑞幸得以極速在美上市。
  等待瑞幸的可能是對投資人的高額賠償和高管的牢獄之災,陸正耀這次玩得有點大了。
  境外市場並非法外之地,只要當懲罰夠狠,傷及其骨,才能斷絕不懷好意者們想要在境外市場玩弄信息不對稱的邪念,也才能保護到安分守己、真正謀發展的良善企業們。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