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愚蠢,是理想的敵人

作者:李少威 副主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11-14
  我有位朋友,是個秉性非常激烈的男性。比如,他常常會在亦真亦假的場合,強烈主張一夫多妻制,並對亞非拉現存的一夫多妻制國家歆羨萬分。
聞者大多一笑了之。我心裏想到的是羅爾斯先生那個最為精緻的假設狀態—無知之幕。
  舉個例子,當我們需要討論決定環衞工人應該得到什麼樣的工資、社會保障以及政治地位時,我們就走進無知之幕,誰也不知道走出來之後自己會是什麼社會角色,是政治家、企業家還是環衞工,這時我們就會做出真正公正的決定。走出來之後你可能發現自己就是環衞工,或者環衞工的丈夫、妻子、兒女,當然也可能是跟他不相干的甚至利益對立的人。但在做決定時這一切都是“無知”的,這樣,決策者就不會偏私。
  這位朋友的問題,就是想當然地認為,如果身處一夫多妻的社會,自己必然是一個有權有勢的人,將會“妻妾成羣”。他沒有想到的是,更大的概率是他將會因此而打光棍,因為即便在當今現存的多配偶制社會,能夠承受“一夫多妻”的,也是金字塔頂端的極少數人。
  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不包含任何對女性的貶低意味。確立這一認識前提後,再來説明結論:對涉及生存和繁衍的關鍵性資源不加以強有力的制度性限制,都會造成資源集中,比如財富的分佈,同樣如此。
  《經濟學人》雜誌曾經發表過一篇文章,論證亞洲(主要是西亞)、非洲以及拉美(如海地)許多國家的內部動盪,原因就在於一夫多妻制。事實上,世界上最為動盪的那一批國家,有相當大比例是一夫多妻制國家。不過,這仍然經不起嚴肅的推敲,因為當我們建立一個分析模型的時候,這個模型要穩固,就必須考慮所有重要的變量。而《經濟學人》站在“文明國家”的立場上,總是忘了他們所在的陣營到處煽風點火對他國社會動盪的強大影響,偏見性地拿掉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變量。
  然而從歷史以及邏輯角度説,一夫多妻的確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在不人為進行性別選擇的條件下,男女比例大致是平衡的。這就意味着一人多妻,對應的就是多人無妻。性資源的不平等,是最根本的不平等,因為對於任何物種而言,最重要的問題就是保存生命和繁衍後代。大量的光棍存在,其破壞的衝動是極難遏制的,結果就是動盪與戰亂,用戰爭來消滅多餘的男性—戰爭其實是社會的一種極端的自我調整機制。
  因此,要在一個社會里維持多配偶制,必須有其他非常嚴苛的制度、刑罰與之相配套,這樣的社會更可能不穩定。我們的祖先很早就對此有清醒認識,比如身處動盪世界的墨子就説:“當今之君,其蓄私也,大國拘女累千,小國累百,是以天下之男多寡無妻,女多拘無夫,男女失時,故民少。君實欲民之眾而惡其寡,當蓄私不可不節。”
  古代中國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事實上也是一夫多妻制,只不過妾的地位很低。歷朝歷代,流民都是最頭痛的問題,是亂源之所伏,對生產的破壞性力量。內亂頻仍,與糧食有關,也與性資源有關。但造反者獲得權力之後,他們又延續一夫多妻制。
  直到1912年,《中華民國臨時約法》規定了一夫一妻制,但現實中並未有效落實;1939年《陝甘寧邊區政府婚姻條例》,禁止納妾,堵死了鑽法律空子的行為,在中國第一次局部性地實現一夫一妻制;1950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則把一夫一妻制舉國推行。
  那位朋友是個普通職工,已娶妻生子,事實上他應該慶幸自己生在一夫一妻制的國家。之所以想起他,是因為今天有太多的人總認為破壞現狀自己必定獲益,對未來只有天真簡陋的想象。理想可存,愚蠢當去。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