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劉俊傑和不欺心的偶像劇

  “我並不是在炫耀喝礦泉水都要喝進口的。我想説的是,Evian是有味道的,但Volvic就一點味道都沒有。真的懂得品味生活的人,一瓶水也會引發他的思考。”

作者:本刊記者 魏含聿 發自上海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5-16
  提起“偶像劇”這三個字,你會想到什麼?浪漫愛情、殘酷青春、俊男美女……
  不會想到劉俊傑,除非你是業內人士。但這個被稱為“台灣偶像劇之父”的導演,維繫着我們熟悉的偶像劇的過去與現在。
  堪稱台灣偶像劇行業開篇作之一的《薰衣草》,捧紅了明道、陳喬恩的《王子變青蛙》,連創一線衞視收視冠軍的《杉杉來了》和《何以笙簫默》,豆瓣評分秒殺其餘同期作品的《老男孩》,均出自劉俊傑之手。
  劉俊傑,以及他的偶像劇,都還好嗎?
 
  拍“好看的劇”
  偶像劇這一電視劇類型,理論上是從日本流傳進台灣的。
  早期的日本,找已成名的偶像來拍的劇被稱之為“偶像劇”,通過偶像本身所具有的人氣來吸引觀眾,製造熱度。
  到了20世紀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台灣新興的電視台為謀發展,開始計劃拍一些“不一樣的劇”,拍給年輕人看。於是,便借鑑了當時正流行的日本偶像劇,男女主角青春靚麗,畫面唯美,劇情浪漫。
  但那時的台灣還沒有那麼多知名的年輕偶像,主角大多由素人擔當,台灣“偶像劇”的概念便與日本“偶像劇”的概念在生產邏輯上根本不同。日本劇,是人讓劇紅,而台灣劇,是劇讓人紅—這就是劉俊傑認為自己不是“偶像劇導演”的重要原因。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大家會把我的劇歸為偶像劇。”劉俊傑並不排斥,但依然感到困惑。“或許大家只是需要給這樣的劇一個定位,於是便把目標受眾為年輕人的劇,稱之為偶像劇。”
  不管怎樣,“台灣偶像劇之父”這頂帽子,已經戴在劉俊傑頭上。
  這給了他知名度和影響力,也讓他持續苦惱。“我也可以拍武俠劇、可以拍年代劇,這些我也都拍過。可是就很奇怪,《薰衣草》之後,請我去拍的都是偶像劇。”
  雖然在題材方面有些受困,但在拍攝技術和表現手法等創作方面,劉俊傑一直在尋求突破。《薰衣草》的夢幻愛情,《何以笙簫默》的温情守候,《老男孩》的家庭倫理,拒絕套路,拒絕重複。
  40年前的他和現在的他,都沒想過要成為行業鼻祖,拍戲時也沒有特定劇種的條框,他從始至終都不過是想拍一部“好看的劇”。
  不好看,用一大堆概念把作品説得天花亂墜又有什麼意思?帶着一如既往的追求,他進入大陸市場。
  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大陸偶像劇當屬1998年播出的《將愛情進行到底》,從時間上看,略早於台灣偶像劇。可當時的大陸偶像劇是被邊緣化的劇種,直至2001年台灣偶像劇《流星花園》的引進,大陸偶像劇才逐步發展起來。
  早些年台灣偶像劇的熱度和口碑要高於大陸偶像劇,被視作經典的偶像劇大多產自台灣。近些年,發展趨勢逐步逆轉,大陸偶像劇的數量遠超台灣,內容也愈發多元化。加之不少台灣導演、演員長期在大陸發展,更加推動了大陸偶像劇的興盛。
  廣闊的市場、快速的生產、湧動的資金,誘人的影視劇創作條件,在過去的兩年間,成了影視行業極速膨脹至爆炸的導火索。
  縱觀大陸影視劇的創作,會發現明顯的階段性。青春劇火了,滿屏全是藍白校服;宮鬥劇火了,康熙、雍正、乾隆的後宮祕史就都被“扒”盡了;IP劇火了,各大知名小説全被改編;最後,劇本都拍完了,便來了一波翻拍熱。
  到今年,影視行業終於沉靜下來。大家發現,各大衞視和網絡視頻平台的劇目多到令人眼花,可真正高口碑熱播的就那麼幾部。與其盲目追趕日新月異的熱播元素,不如潛心創作。畢竟觀眾的口味再怎麼變,都還是愛看“好看的劇”。
  這也是為什麼,劉俊傑的劇總是能上熱播榜。
 
  心態比姿態重要
  問劉俊傑什麼是“好看的劇”,他説,拍人、拍情感、拍真實。
  “萬變不離其宗,我覺得再怎麼拍都是在拍人。而對人和劇來説,最重要的都是情感。我挑的劇本不一定是最好最完整的,但一定是在人和情感方面有很多可能性的。最核心的追求就是真實。”
  劉俊傑認為,“照本宣科”是最不負責任的拍法。他不這樣拍,演員也不能這樣演,導演和演員都要基於當下的情景,和個人的理解與經歷,對角色和內容進行深度地再創作。生氣就要拍桌子麼?不一定!難過就要大哭麼?不一定!所以在劉俊傑的鏡頭下演戲,台詞都不一定要説全,只要演員的狀態和反應是對的,是真實的,是符合規定情境的。
  他常常會去和演員聊天,去問演員本人如果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會做什麼、怎麼做,而不會去要求演員一定要説什麼、做什麼。
  電視劇《老男孩》中有這樣一場戲,劉燁飾演的吳爭在母親去世後,終於找到了當年拋下他們母子的父親。父親重病,吳爭想要捐肝給父親,卻因此得到了一個驚人的答覆,他們並不是吳爭的親生父母。
  劉燁雙眼無神、沒有任何表情地坐在那裏,劉俊傑的鏡頭就對着呆坐的劉燁拍了三分鐘。
  “我拍之前就在想,這場戲很難,我要看看影帝會怎麼演。”原本以為劉燁會給出很多感情層次,沒想到卻是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但又真實地恰到好處。
  拍完,他問劉燁為什麼會那樣演,劉燁爆了句髒話,然後説:“聽到這麼驚人的消息,就完全懵X了啊。”劉燁向劉俊傑攤攤手,劉俊傑抿着嘴向劉燁豎了大拇指。
  劉俊傑喜歡劉燁這種收起技巧運用真情的人,所以有時他寧願找“不那麼會演戲”的演員。“有的演員演哭戲時,甚至可以根據鏡頭的位置選擇哭左邊還是哭右邊,板子一打,眼淚唰的一下就下來,好厲害!但是會假,一看就是演的。”
  太會演的人姿態多,但心態比姿態更重要。所以,他反而會用一些不會那些演戲技巧的人,通過和他們聊天,挖掘他們內心深處真實的情感,讓他們真真實實地哭一場。不然,那些在現場都打動不了他的戲,又怎麼可能通過熒幕打動觀眾呢?
  演員要找到真實的狀態,導演則要不打擾演員的表演。因此,劉俊傑不採用分鏡頭拍攝的方式,他覺得那樣不利於演員真實感情的流露。多餘的動作可以後期剪掉,但是連貫順暢的情感是拼接不出來的。
  所以他會圍繞着拍攝地點,設置5-6個攝像機同時拍攝,並且會盡量選擇把鏡頭和燈光安排在演員感受不到的地方。每一場戲都是從頭拍到尾,但不會因為要選取不同角度的問題而反覆地拍同一個動作。
  “我還會用小攝像機捕捉演員在表演時的一些小動作,抓拍到的才是最真實的,你讓他們停下來重新做,往往就不是那個感覺了。”劉俊傑説,最好的狀態就是自由自在的,演員自由自在地演,他自由自在地拍。
  有時,演員還在互相試戲的時候他就已經“偷拍”完了。而“偷拍”的成果,往往更加真實,更能打動人。
 
  礦泉水的味道
  當日本的偶像捧紅了很多偶像劇時,劉俊傑的偶像劇卻捧紅了很多偶像。
  從早期的台灣偶像張韶涵、陳喬恩、明道因為他的劇而成名,到後來的大陸偶像趙麗穎、吳倩、孫怡因他的劇而大火。
  可這些人紅了以後,劉俊傑反而不再合作了,他又去找新人了。“他們都那麼紅了,還需要我做什麼呢?”
  劉俊傑從不指望有流量明星帶火他的劇,卻希望他的劇可以為新人搭起一個夢想的舞台,能不能成功不知道,至少是有機會的。新人,是行業的希望。儘管新人的演技往往不那麼成熟,但這在劉俊傑看來並不重要,他選角的標準是:適合。
  在劉俊傑的職業生涯中,遭受過不少質疑,最強烈的一次是執導《何以笙簫默》時,他堅持用兩個新人演學生時期的男女主,結果被粉絲炮轟。
  “鍾漢良都四十歲了,演技再好他也不像一個大學生,勉強讓他演的結果就是,觀眾會覺得很裝、很違和。”儘管被公司要求重拍一版唐嫣和鍾漢良演的學生時期,但最後從觀眾的反饋來看,劉俊傑是對的。
  試鏡的時候,劉俊傑很感性,他相信演員和直覺,甚至是星座。他曾經只用了幾分鐘時間便確定了由孫怡出演《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中的女主,只因孫怡來見他時,説自己很餓,問他可不可以吃桌上的水果。率真的性格和女主幾乎是一模一樣。
  必要時,劉俊傑也會把試鏡現場設置成技能展示。當年《MVP情人》的試鏡在籃球館,試鏡者來了先打場籃球再説,如果球都拿不好,要怎麼演籃球運動員呢?而今年《讓全世界都聽見》的試鏡房間裏擺滿了樂器,試鏡者要用實力證明,自己能夠演一個音樂系的學生。
  比起找到能演好角色的人,劉俊傑更希望找到“就是”這個角色的人。
  “當這個角色‘就是’這個人時,他怎麼樣都對。同樣,當整個劇的所有細節都是源於生活時,這個劇就真實了,觀眾就會覺得它好看。”比如,他會在後期製作時保留錄音中救護車、掃地、鳥叫等“真實的雜音”,因為這些都是生活的聲音。
  大光圈、逆光、柔焦、套絲襪,最早拍《薰衣草》的時候,劉俊傑用了很多別人不用的手法。這些新奇的拍攝方式,讓《薰衣草》在當時成了一部不一樣的劇。可是如果現在還用這些手法,就太老土了。
  其實,在早期,偶像劇也被叫作“趨勢劇”,也就是説劇裏的所有元素都要符合最新的流行趨勢,這樣才讓觀眾更有代入感。現在雖沒有這樣的叫法,但道理還是一樣的。“所以一定要有生活,不然怎麼體現趨勢?”
  所有靈感都來源於生活。一有時間,劉俊傑就會去旅行、遛狗、運動、吃美食、逛大街小巷、旁觀路上的年輕人。不知不覺中記下的某個細節,就會出現在他的創作之中。
  《讓全世界都聽見》剛開機時,男主張新成問劉俊傑,他飾演的黎真逸是什麼顏色的?劉俊傑回他:無色無味,就像Volvic礦泉水一樣。按照劉俊傑的建議,張新成去買了一瓶Evian和一瓶Volvic。
  喝完,他給劉俊傑發微信説:“我知道了。”
  “我並不是在炫耀喝礦泉水都要喝進口的。我想説的是,Evian是有味道的,但Volvic就一點味道都沒有。真的懂得品味生活的人,一瓶水也會引發他的思考。帶着這樣的領悟,去理解角色會更加容易,塑造的角色也會更加真實。”
 
  温暖與希望
  很早以前,有一次劉俊傑請劇組裏的所有工作人員吃pizza。有些人是從鄉下進城打工的,沒見過pizza,他就聽見有人問“這是什麼”。
  他當時很驚訝,從那以後,他總會和組裏的人分享些什麼。比如,他會請全劇組喝星巴克,儘管有些人可能不愛喝,但這會讓很多沒喝過星巴克的人瞭解,導演每天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劉俊傑的劇組裏,每一個人都是整個項目的參與者,而不止是某個環節的螺絲釘。他會和每一個人分享不同的工作會有什麼樣的作用,因為只有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才會有參與感,才會覺得這是份有趣的工作。
  除了在生活裏分享,劉俊傑還會在劇裏分享。創作者總會在創作時注入自己的觀念和態度。
  而對於觀眾來説,一部電視劇,就可能影響他們的心情,甚至改變他們的習慣。
  從事這一行,就擁有了一件威力很大的武器,因為有很多人在看。這是一份職業道德,也是一份社會責任。所以劉俊傑説,他既然能夠這樣做,就要去傳遞温暖。
  “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會有很多的不如意,那還要讓他在回到家打開電視以後,去看那些悲傷的、憤怒的、婆婆媽媽的劇麼?我不要。我要讓大家感受到,生活是有希望的。”
  有人希望通過對現實的刻畫引起觀眾的反思,但劉俊傑只想簡簡單單地表達温暖與希望。在他的劇裏,觀眾永遠不會看到孕婦要把小孩打掉、媽媽牽着孩子闖紅燈的情節。相反,他會用一些情節去倡導限塑、倡導垃圾分類。
  他相信久久為功。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